vickyptterson

[嘎龙嘎无差]追逐(一)

有私设,有ooc

是把他们的性格的某一部分过度夸张的结果。

不喜勿喷,谢谢~~




1.郑云龙

初春的风轻轻拂过大地,裹着阳光的柳絮在其中翻飞,郑云龙却感觉风是绕着他走过,他感到茫然和模糊。

郑云龙盯着手里的咖啡杯,雪白的杯壁上雕刻着几支蔷薇花,他刚想夸这家咖啡店的老板品味不错,却看到其中一支上有个小黑点——似乎是消毒柜消毒出了问题,他被这个黑点吸引住了,心脏止不住地颤抖,半分钟后,这个杯子碎在了地上,褐色的咖啡洒了一地。

郑云龙眯着眼睛看着咖啡店窗外,忽略了背后骂人的男声,金灿灿的阳光勾勒出行道树的叶子,落在他眼里却是模糊一片,只能看到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向着他走来。



2.阿云嘎

阿云嘎恨透了城市,因为城市网住了他回家乡的脚步;他也爱极了城市,居民楼里一盏盏暖黄色的灯光充实着他孤独的内心。


阿云嘎每次演完音乐剧,都会在后台和同事讨论这次的效果,问问他们自己今天有没有不到位的地方。同样,这次他卸了妆以后,还在后天和同事聊天,等大家都离开了之后,阿云嘎才从后台出来,这个时候的他,内心非常充实:今天又讲了好多话~那个谁又夸我了,不过我早就知道我演得好了~


他边想边走,忽然抬头一看,看到头顶一盏盏暖黄色的灯,他才反应过来,自己好像不小心走到居民小区里了,他环顾一圈,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开放式的老式居民小区,居民楼高不超过七层,楼道里的灯明明灭灭。


阿云嘎低头打开手机,准备用软件查查地铁站怎么走,大概是老小区的缘故,定位总是出错——直接定位到了小区门外的马路上,阿云嘎心里很无奈:我要是知道小区门口在哪里,就不会用定位了……


他只好收起手机,问路过的居民。他转过身,正好旁边走过一个提着塑料袋的男人,阿云嘎拍了拍男人的肩膀,一张带着胡茬的脸转了过来。

“嗯?”男人的眼睛里倒映着居民楼的灯光。

“请问小区的大门怎么走?”阿云嘎不自主地盯着你他的眼睛。

“嗯……顺着这个方向,走到第一个岔口左拐,再走两个岔口,第三个岔口右转就是。”男人伸出手比划了几下。

“嗯……”

男人以为是阿云嘎没有听懂,而阿云嘎却感觉要在他的眼里溺死,死死盯着他的眼睛。

“我带你走吧”

“嗯?”阿云嘎从沉溺里刚刚醒来,听到这句话,感觉心里劈开了一条裂缝,微微颤抖。

“我带你去正门吧,有点难找。”男人又说了一遍,声音清亮又温柔。


那个晚上,阿云嘎在半梦半醒之间回到了家,他躺在床上,却还能感受到那个男人温柔的目光。


他偏过头看了看窗外,“今晚月色真美”,他想。




3.郑云龙

作为一名专业的音乐剧演员,郑云龙采用的是体验的方式来入戏,就好像把自己揉碎再重塑,在这个过程中,他总能够发掘自己内在的从未被注意的特点。


比如这一次,他接了《金蔷薇的故事》,他饰演一位对美极致追求的疯狂艺术家,他就挖掘了自己体内的对美的偏执与追逐。


郑云龙在售票网站上逛了一圈,发现自家周围的剧院有一部音乐剧上映:《觅》,基本介绍写得神乎其神,大概是一个得病的少年被校园霸凌,少年因为疾病而过度的纤弱成了别人嘲笑他的借口,少年在欺辱中终于过不下去了,开始了一场复仇之旅。

郑云龙又点开剧照,看到一张照片,应该是那个少年,坐在床边,目光锁在床边柜子上的水果刀。少年精致的侧颜吸引住了郑云龙,他把剧照下载下来,放大少年的脸来看,“这张脸,似乎是见过的”,他想。


忽然,他眼前的少年和前天一个问路的路人的脸渐渐重合起来,郑云龙一拍大腿,立即买了今天下午的票。


请给我一捧月光(云次方)


(可能会是一个蛮长的故事,但我一定会给他们一个幸福的结局)


(以及情节发展非常慢,而且人物ooc)



这是一座被遗忘了的小镇,只有风记住了它的名字。

阿云嘎试图推开面前的窗子,窗子银色的铁边框生了锈,很扎手,他又推了几下,还是推不开。他倒退了几步,仿佛头顶的手松开了一样,掉在了临窗的床上。

郑云龙听到床咯吱咯吱的响声,停下了整理行李的手。他走到窗边,猛地一推,随着一声尖锐,这扇绿玻璃的老窗户和它旁边的另一扇老窗户重合在一起。

郑云龙凝视着窗外,泛着紫色的黑夜中,只有对面的一间小平房还发着颤抖的光。

阿云嘎看着郑云龙的背影,叹了口气,轻轻地说:“你为什么一定要来这里?”

郑云龙没有正面回答他,“嘎子过来看。”

他们并肩站在旧窗户旁,郑云龙指着远处的颤抖的光,“它好孤独啊,我们要不要去陪它。”

阿云嘎忽然不适应郑云龙那么温柔的声音,转过脸盯着他,黑夜在他的眼睛里打转,他没有说话。

郑云龙继续说:“嘎子,我们好像从来没有来过这样的地方,我感觉我在这里,像被剥了皮、挖了块肉一样,我似乎不是自己了。

“或者说……我失去了完整的自己,但是却被重新填满了。”

阿云嘎一直盯着他,眼里却只有黑夜。

“大龙,你觉得这样有什么用呢?”

“我们可以把自己重新装满啊”郑云龙的语气带着喜悦,眼底却是满满的无力。

阿云嘎没有理他,转回身径直走向了洗手间。洗手间的灯仿佛是被开灯的声音吓亮了,撒了一片白光在过道上。

郑云龙转回身,打量着这间小的可怜的房间:很典型的宾馆结构,一个狭窄的通道连着一个小洗手间和一张老旧的铁架双人床,床一边对着洗手间,一边临着窗,对面是个褐色的木柜子,上面摆着他们的行李箱。

过道上的白光忽然消失了,阿云嘎从洗手间走出来,鬓角的头发依稀带着水珠。他也不抬头看郑云龙,就直接做到临着洗手间的一侧床上,扭开床头的台灯。

“你就睡了吗?才十一点。”

“玩会儿手机。”

郑云龙看了他一眼,也绕进洗手间,匆匆洗了澡又刷了牙,可他走到床边,台灯已经关了,阿云嘎背对着他闭着眼睛。

郑云龙走到临窗的一侧,心里有点喜悦地想,又可以面对面睡在一起了。他利落地爬进被窝,手轻轻搭在阿云嘎肩膀上,靠着旁边一团温暖走进了梦乡。

郑云龙堕入睡眠前一秒,脑袋里冒出一个想法:这里的被子真干涩,还好有嘎子。

阿云嘎堕入睡眠的前一秒,脑袋里也冒出一个想法:这张床真硬,还好有大龙。


DAY2(164)今天不怎么认真学习呢,总是放纵自己啊啊啊啊啊啊啊

DAY1(163)

时间过得真快,而我还没有好好准备,每天都深陷在自己的舒服区内。

今天听了男神老师的课,决定像他说的那样,“让自己不舒服”,学着克服自己的惰性和拖延症。

就在最爱的老福特里面发誓吧!


刚入手帐坑的小透明
= ̄ω ̄=

第一次用拍立得,很模糊,但很喜欢这种感觉🌸🌸